所选择的技术路线备受质疑2020年9月5日

2020-09-05 08:28:00
dcadmin
原创
9

【8亿美金重仓理想 千亿富豪王兴的出行梦有多大?】因有别于主流的纯电动车路线,理想汽车选择的增程式技术被视作小众,即便是迎来上市的高光时刻,质疑之声也未能消散。李想的委屈与怨气,或许只有王兴最懂。经历过共享单车、网约车的贴身肉搏战之后,美团CEO王兴进一步将触角延伸至移动出行领域,面对不容错过的智能电动车,在诸多新造车玩家中,王兴选择重金押注理想汽车,进一步扩大美团的出行版图。(36氪)  8月29日,在理想汽车成都用户日,CEO李想力挺增程式电动车技术。长期以来,所选择的技术路线备受质疑,李想再也按捺不住,甚至直接“爆粗口”,面对来自全国各地的理想ONE车主,他言辞激烈,炮轰那些认为增程式电动技术落后的研发人员,怒斥其根本没有用户思维,丝毫不关心用户体验。  因有别于主流的纯电动车路线,理想汽车选择的增程式技术被视作小众,即便是迎来上市的高光时刻,质疑之声也未能消散。  李想的委屈与怨气,或许只有王兴最懂。经历过共享单车、网约车的贴身肉搏战之后,美团CEO王兴进一步将触角延伸至移动出行领域,面对不容错过的智能电动车,在诸多新造车玩家中,王兴选择重金押注理想汽车,进一步扩大美团的出行版图。  王兴始终把将美团打造为“在线服务领域的亚马逊”当做目标,对于他而言,出行领域是又一个有望达到万亿美金规模的新商业版图,也将有机会成为美团的“第二曲线”。  回想自己的第三次创业,李想能想到的最困难的事情还是“造车太烧钱了”。理想汽车投资人、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告诉未来汽车日报,李想从造车一开始就选择all in,“当时他说要结束所有天使轮投资项目,钱不会再投向任何项目,只投资自己”。  相比以往项目,新事业规模“多了一个零”,对于从第一轮融资就自掏腰包的李想来说,此前创业虽然已实现财务自由,但仍不足以支撑造车。2019年,一二级资本市场投资新造车热情退潮,理想汽车再次遭遇融资困难。  李想曾回忆,当时与CFO李铁跑了一百多个投资机构“游说”,项目依旧无人问津,后来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告诉他,“你要去见几个与你关系比较铁并且有钱的哥们”。最后,与李想“关系铁且有钱”的美团创始人王兴和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进场,前者两次大手笔投资,才改变了理想的融资困境。  过去一年,“这个有钱的哥们”曾两次出手重押理想汽车。2019年8月,王兴个人出资2.85亿美元,美团旗下龙珠资本出资1500万美元,共计3亿美元参与理想C轮融资。也是从那时开始,王兴开始担任理想董事。  6月底,理想又获得5.5亿美元D轮融资,其中美团领投5亿美元,李想跟投3000万美元。至此,美团系已向理想汽车持续投入8亿美元,其合计持有的理想汽车股份也从23.4%上升到24%,超过李想个人的21%。  李想曾透露,理想汽车之所以能拿到这笔“救命钱”,是因为长久以来与王兴之间建立的信任,“2015年公司刚成立的时候,王兴和张一鸣就会偶尔来逛逛”。这背后更深的渊源在于,李想、王兴、张一鸣三人同为源码资本的LP,早在2016年初,源码资本就曾参与投资理想汽车的A轮融资,“”的成员也曾多次内部交流。  朱天宇告诉未来汽车日报,王兴投资理想的关键节点在于2018年底,当时理想处于定型阶段,即将在2019年上半年发布首款车型,并在下半年开始交付,对于理想来说,在当下能有新资金进入至关重要。“交付之前最终的挑战在于如期交付并且保证质量,这个时候得到更多资金,也意味着更有保障。”  对于自己进场的时间节点,王兴曾反思,在智能电动车这波巨浪里,“我属于后知后觉”。早在2016年,王兴就曾购买一辆特斯拉Model S,“一直开着觉得挺好,但我并没有更深入地思考这意味着什么,直到去年”。  自今年1月份开始,特斯拉股价和市值暴涨4倍以上,远超丰田,其市值甚至占据全球前12大汽车制造商总市值的41%。王兴不禁感叹这个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故事,“十年前特斯拉还很弱小时丰田曾是其重要股东,如今,特斯拉已超过丰田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公司。”  在王兴看来,时代就是如此无情。“丰田恐怕永远也追不上特斯拉的软件能力,但是,这并不是丰田的错。”  令朱天宇印象深刻的是,在决定投资理想前,王兴自己花了大量的时间做功课,并与汽车供应链的专业人士交流。“(王兴)更愿意从认知结构上了解、认可对方,千亿游戏而不是只从细节或者市场反馈来判断。”  5月28日,王兴喜提一辆理想ONE,提车当天他表示,“理想ONE这款车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但是不妨碍它将来在中国汽车产业史上占据一席之地”。  之后,王兴坦言,最终促使自己投钱押注的,除了“相信中国能造出好车”这个共同的理想以及自己对创始人李想的认可,还有在尽调过程中,“不是李想本人而是他手下一个总监把我聊得热泪盈眶”。王兴曾表示,造车新势力面临很多巨大挑战,其中一项就是“创始人需要集大股东、CEO、产品经理三个角色于一身”。  狂砸数十亿顺利进入此前从未涉足的汽车领域后,有很长一段时间,王兴对这个行业的观察和兴趣史无前例的高涨。据未来汽车日报统计,仅过去一年,在其自留地“饭否”,王兴发布的关于汽车行业的观察和感悟就多达近百条。  在这个并不熟悉的领域,王兴很敢于下判断。他曾表示,现在中国车企的竞争格局基本是3+3+3+3之间角逐,3家央企是一汽、东风、长安,3家地方国企是上汽、广汽、北汽,3家(传统)民企是吉利、长城、比亚迪,3家造车新势力则是理想、蔚来、小鹏。  理想上市前夕,王兴不遗余力地为其“带货”。他透露,自己的父亲体验完理想ONE之后,主动要把奔驰S换理想ONE,除了支持国货,理由竟然是省钱。“理想ONE每百公里耗电约20度,一度不到五毛钱,算下来每公里只要一毛钱。纯电续航标称180公里,实际为130公里左右(算上空调用电)。”之后更是吸引了多位互联网大佬成为理想“真爱粉”并为其“应援”。  除了在社交媒体为自己的投资项目打Call,8月23日,在美团点评二季度财报会议上,王兴也首次解释了自己投资理想汽车的原因。在他看来,就像很多人几年前并没有真正看到特斯拉的潜力一样,很多投资者低估了电动汽车和理想汽车的潜力。“理想汽车拥有出色的产品,电动汽车市场很大,出于长期发展考虑,美团希望参与电动汽车产业。”  王兴自己更是饶有兴致地参与并见证这场变革。发现邻居购买了一辆理想ONE他会倍感惊喜,也开始鼓励身边所有还在开燃油车的同事尽早换成电动车,在王兴眼中,“2020年还买燃油车简直就像是2011年还买诺基亚”。  王兴认为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潜力巨大,并且冠军大概率会诞生在中国。不过,“短期内不会一家独大,造车新势力还有很多机会。”  在科技圈有一句老话——人们通常会高估未来两年将发生的变化,但会低估未来十年将发生的变化。“这句话对智能电动车(行业)也非常适用。”  棋局未定,连续创业者王兴,喜欢在无限的游戏中不断寻找新的战场。在那本对其影响深远的书里,有限游戏参与者在界限内游戏,无限游戏参与者与界限游戏,王兴对其理解“也就是和‘规则’玩,探索改变边界本身”。  从团购网站起家,到与大众点评合并成为生活服务的龙头,这些成就并未满足王兴的野心,早在2017年,王兴就在内部信里宣称美团点评将覆盖到店、到家、旅行、出行四大LBS场景。  过去几年,王兴曾无数次挑战打破界限, 打车、外卖、酒旅等新业务,王兴全都选择自己下场做,美团也因此被外界视为“无边界”公司。  对于出行领域这个超级入口,看似没有直接业务,美团却始终虎视眈眈。令人印象深刻的是,2018年美团杀入打车领域与滴滴虎口夺食,展现出与“独角兽”们不一样的商业想象力。  2018年3月,美团打车在司机和用户的一片叫好声中,从南京开始,一路深入滴滴腹地。新巨头的突然出现让沉寂许久的打车市场再次沸腾起来。一边在年会上打出“除饿灭滴”的口号激发士气,另一边成立出行事业部,从南京开始高调试水,在积极拿牌照的同时,杀进上海等多个滴滴的主力阵地。  之后与滴滴的博弈中,持续亏损的美团缺乏足够实力支撑无止尽的补贴战和价格战。即便是短暂的攻城略地,美团也已投入不少粮草弹药。美团招股书显示,2017至2018年,网约车相关业务成本从2.9亿元跃升至44.6亿元。2018年双方交战正酣时,美团曾创下一个月烧掉3.7亿元的纪录。  最终,由于监管和资金问题,美团在打车战场上败下阵来。上市前夕,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表态“不会加大在网约车业务的投入”。美团招股书也曾明确提到,将不再继续拓展网约车业务。  2019年4月,沉寂一年多之后,美团打车宣布重新出发,并从原本的自营平台,转型为聚合打车应用的订单分发平台,接入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等出行服务商,用户可在美团一键呼叫多个不同平台的车辆。  另一边在共享单车战场上,王兴也走上风口浪尖。2018年,王兴亲自导演了年度并购大戏,在多次投资摩拜之后,最终以27亿美元的价格将摩拜彻底收入囊中。但是这场大手笔投入并未按照原计划补足业务短板,反而在之后的9个月时间里,巨亏45.5亿,占美团整体亏损额的一大半。  2019年5月,摩拜更名为美团单车。按照王兴的计划,美团将成为摩拜的唯一入口,将更多线下流量引到线上来。  亏损并未影响王兴继续布局共享单车。根据美团第二季度财报,在共享单车领域,美团推出约150万辆新单车替换旧单车,并投入超过29万辆电单车。美团表示,相较于传统的单车,电单车能实现更好的单位经济效益,美团十分看好共享单车的独立盈利能力。王兴也在财报中表示,将在电单车等出行领域持续加大投入。  重金押注理想汽车,是王兴进一步扩充美团出行版图的方向。王兴认为这笔投资可以给美团带来巨大好处,主要体现在两大关键词:移动和长期。  王兴认为美团本质上是一家移动公司,汽车产品至关重要。当下,汽车产业处于从传统内燃机向智能电动汽车转变的关键时期,未来电动汽车大势所趋,将改变每个行业。“未来将属于电动汽车,美团希望能参与其中,所以我们选择毫不犹豫地投资理想汽车。”  王兴强调,长期既不是几个季度,也不是一两年,而是至少五年、十年甚至更久。他透露,理想正在研发自动驾驶技术,也在研究创新的人车交互功能,包括语音控制等,未来这些会与美团业务产生协同效应,比如美团外卖正探索无人车配送,但不是现在,而是“在长远的未来”。  在朱天宇看来,出行大趋势的本质是衣食住行里“行”的智能化,这个市场非常大,并且跟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会产生联系。  “唯有投资,亦即人均资本存量的提升,才有可能扩张该经济体的生产可能性边界。”当美团跃跃欲试,不断试探业务边界,活跃在创投圈的王兴早已意识到资本推动项目商业化的力量,并总结出自己的投资之道。  作为理想汽车的关键投资人,“更看重大机会”的王兴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智能出行梦,可观的财务回报是其选择正确与否的最好佐证。上市当晚,理想汽车股价一路高涨,盘中涨幅曾超过50%,市值达14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11.3亿元),一度超过汽车。  最终,理想股价以16.46美元收盘,比开盘大涨43%,市值为13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49.8亿元)。作为理想背后股东,比起IPO前的40.5亿美元估值,王兴和美团相关联的投资人身价一度上涨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32.3亿元),赚了3倍有余。  资本市场的积极回馈,令王兴更加笃定自己的选择,“那些认为李想的理想是操盘一个千亿美元的理想汽车的朋友们,你们还是低估了一个数量级”。  王兴对许多不属于自己专业的领域均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其背后是对投资的热情与重视。有媒体援引一位美团战投内部人士透露,“几乎每一个项目的投资决策王兴都会参与。”  在美团内部,除了王兴的个人投资,美团的投资业务主要由美团战略投资部、美团龙珠资本来操盘。与单纯的财务投资相比,王兴的投资风格更偏向于业务协同。  朱天宇透露,关于投资出行赛道,与王兴进行过多次交流,“王兴对这件事肯定不只是财务投入,这是未来拓展美团的战略空间很重要的一步 ”。  王兴从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在智能汽车领域,他甚至有信心“投出下一个特斯拉”。“平心而论,在传统燃油车时代,中国企业没有理由赢;但是,在智能电动车时代,中国企业没有理由输。”  此外,王兴对清华校友、部下创业,从不吝惜以真金白银支持。沉鹏正式离开美团创办“水滴互助”,虽然该业务与美团点评本身并无交集,但是王兴也在其创业之初即选择投资,被外界解读为美团对第10号员工出走创业的友情支持。  王兴庞大的投资帝国背后,离不开其身家不断水涨船高。今年6月16日,美团首次站上万亿市值之巅,此后更是不断刷新历史纪录。8月24日,美团总市值达到15990.88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4100.76亿元),位列港值第三,仅次于阿里巴巴和腾讯。  随着美团市值暴涨,在首次跨入中国的千亿富豪俱乐部后,按持股比例计算,王兴最新身家已突破20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21.3亿元),成为内地第12大富豪,远高于雷军(174亿美元)、刘强东(162亿美元)。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千亿游戏
网址: www.so12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