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坚信:游戏驿站的股价还有升值的空间2021年2月13日

2021-02-13 20:16:00
dcadmin
原创
3

当地时间2021年1月27日,美国线下游戏零售商GameStop(游戏驿站, 股票代号GME)股价继续飙涨,盘中最高涨近157%,创盘中新高至380美元,最终收涨134.84%。  至此,游戏驿站股价在4个交易日大涨707.6%,近10个交易日大涨近17倍。往前一年看,游戏驿站这只连年亏损的“垃圾股”更是从不足3美元一路冲高至348美元,一年暴涨100多倍。十多天前(2021年1月11日),游戏驿站的股价还只有19.94美元/股,在一年前(2020年1月27日)其股价甚至只有4.28美元/股,并曾在去年4月3日跌至2.8美元/股。  特斯拉(TSLA.O)创始人Elon Musk(埃隆.马斯克)都忍不住在个人推特上转发了美国散户大本营WallStreetBets论坛的讨论,并故意将游戏驿站GameStop错拼为“Gamestonk!!”。(美国股民习惯用Stonk形容错误、夸张或者搞笑的投资决策,如高买低卖了某股票。)  在这场史诗级的多空对战中,散户“带头大哥”完成从5万美元到千万美元的“逆袭”,香橼、梅尔文资本等大空头机构则损失惨重,最终“缴械投降”。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游戏驿站是美国一家拥有37年历史的老牌游戏产品零售商,总部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在10个国家超过5000家商店,以及在电商渠道中销售游戏和娱乐产品。Game Stop提供的产品包括游戏主机、游戏配件及视频游戏,以及各类游戏周边产品。不少美国人从小去GME买游戏盘。  受线上游戏的冲击,以线下零售为主的游戏驿站近几年来连年亏损,加上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截止三季度的净销售额更是同比下降30%。游戏驿站2020年三季报显示,公司营收同比减少30.53%至29.67亿美元,净利润继续亏损2.95亿美元。如果2020年四季度业绩未能扭亏,该公司将从2018年以来连续三年净亏损超4亿美元。  市场对这家线下游戏零售商越来越不看好,公司股价从2016年的28美元/股一路跌到2020年4月3日的2.8美元/股,沦为“垃圾股”。据美国知名金融数据和软件公司FactSet数据,游戏驿站的空头净额一度达到股票流通量的138%,一度成为2020年美场上被卖空最多的上市公司。  然而,就是这么一家被华尔街空头机构集体看空的公司,却被美国散户作为“主战场”创造了“奇迹”。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WallStreetBets是美国论坛Reddit旗下子版块,大意为“华尔街赌场”,坊间简称WSB。在Robinhood等互联网券商零佣金推广下,受疫情影响而失业或者居家办公的美国年轻量涌入市场,并把网络社区作为交流观点的主战场。  WallStreetBets就是这群美国年轻散户的大本营。在这里,这群年轻人发现:那些普遍不被机构看好的股票,反而有机会利用衍生品、杠杆等交易机制掀起巨大的波动。  至少半年前,这些美国散户就盯上了游戏驿站。其中,ID名为DeepFxxingValue的论坛用户可以说是这批散户的“带头大哥”。  早在2020年7月: DeepFuckingValue在WallStreetBets论坛上分析认为:游戏驿站被严重过度做空,做空股数量为流通股数量的150%,未来只要游戏驿站不破产,其股价会逐步上涨,空头们最终会迫于压力回购股票,形成short squeeze(逼空、轧空)。于是,DeepFuckingValue在游戏驿站低点时买了5万美元其股票和看涨期权。  这是DeepFuckingValue第一次发帖,当时游戏驿站的股价已回涨,他的五万三千美元很快变成了11万美元。但他坚信:游戏驿站的股价还有升值的空间,空头们还没有看到压力。后来一年里,他陆续把自己的期权转换成半期权半股权的投资组合。  此后,游戏驿站的股票代码GME在WallStreetBets里成为了一个常常出现的名字。与此同时,2020年8月-12月,该公司股价不断走高,每股单价从年初的4美元左右涨到了20美元左右。论坛上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购买游戏驿站股票。  进入2021年,游戏驿站股价继续徘徊在20美元/股以下。但1月11日,一个转折点出现了。1月11日,游戏驿站与大股东之一的RC Ventures LLC达成协议,新任命三名公司董事,以促进公司聚焦核心业务,加速发展。三位董事中,就有前宠物电商Chewy的创始人Ryan Cohen。  Ryan Cohen是谁?2011年,25岁的Ryan创建了宠物食品和宠物用品垂直零售电商Chewy。2016年Chewy成为全美最大的线年,Ryan将Chewy以33.5亿美金卖给全美最大宠物商店,后者于2019年上市至今市值已超400亿美元。随后,Ryan巨资买入620万股苹果股票,成为苹果最大个人投资人。  据悉,2020年,Ryan大量收购游戏驿站股票,成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他曾写信给游戏驿站董事会,督促他们尽早做战略转型,把公司做成游戏界的亚马逊。鉴于此,Ryan的加盟,让美股股民看到了游戏驿站未来成为“游戏界的奈飞、亚马逊”的可能。在1月11日董事会上,游戏驿站曾提及,公司电商渠道销售大增。  股民的乐观情绪在1月13日开始表现出来。当日,游戏驿站股价跳涨57.39%,此后一路上涨,到1月19日其股价徘徊40美元/股左右。  对此,华尔街巨头们却不以为然。1月19日,美国知名做空机构香橼(Citron Research)创始人Andrew Left宣布看跌押注游戏驿站,认为这只股票的买家是“这场扑克游戏中的输家”,并且要告诉大家“为什么游戏驿站只值20美金”。  提及香橼,这家机构曾先后做空新东方(EDU.N)、分众传媒(美股退市)、蔚来(NIO.N)等30多家中国公司,其中超10家公司或惨淡退市,或股价一蹶不振。  然而,香橼这回碰到了铁钉子了,散户们并不接受Andrew Left的观点。论坛用户们立即群起而攻之,甚至攻击Andrew Left家人。面对散户的攻击,Andrew Left于1月21日发视频,试图阐述自己看空游戏驿站的五个理由,并称“从未见过人们如此愤怒地交换意见”。  1月22日,由于账号受到太多人攻击,香橼不堪其扰,在新开社交媒体账号上挂出了“免战牌”,表示将不再就GameStop发表意见,因为“家庭第一”。Andrew Left在声明中称,不发表意见不是因为不相信自己的投资理论,而是因为“一群拥有这只股票的愤怒暴徒在过去48小时内犯下了多项罪行”。  期间,以 WallStreetBets为首的散户在Reddit拉来更多网友一起做多。此后游戏驿站股价不跌反创纪录暴涨,1月22日其股价收涨51.08%,25日股价涨18.12%,26日股价拉升92.71%,27日暴涨134.84%。  这时,“带头大哥”DeepFxxingValue又晒了他的账户:一年多时间,他投资到游戏驿站的五万三千美元已经涨到了七百三十万美元。  而截至1月22日,空头对游戏驿站的空头头寸仍多达7200万股。如果在1月26日收盘前未平仓,那么空头在1月25日、26日这两个交易日的浮亏或达59.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86.4亿元),年内亏损更高达92.9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01亿元)。  随着香橼的“投降”,当时做空游戏驿站最有名的大机构——管理12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 Melvin Capital(梅尔文资本)——成为这群美国散户的下一个“狙击对象”。  1月25日消息,传梅尔文资本损失惨重甚至巨亏30%,不得不求援另外两家华尔街对冲基金Citadel和Point72获得合计27.5亿美元注资。  此后在游戏驿站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飙升后,梅尔文资本也向散户举“白旗”。1月27日,梅尔文资本的基金经理Gabe Plotkin表示,于当地时间周二(1月26日)下午平仓了游戏驿站的空头头寸。  游戏驿站多空大战期间,美国热门交易网站Robinhood、Ameritrade、富达投资和嘉信理财等均出现宕机。  在线免费零售券商Robinhood的CEO Vlad Tenev表示,在游戏驿站出现股票交易“狂热”期间,该公司的大多数用户“都在买入和持有”。  被马斯克点名后,网友将马斯克推特截图搬运至WallStreetBets。有网友称,不到1000美元绝不卖出。  此战一胜,散户们开始寻找“新战场”。在WallStreetBets论坛上,黑莓、美国最大院线AMC院线(AMC.N)、美国家纺零售商3B家居(BBBY)等股票也是热烈讨论的对象。当地时间1月27日, AMC院线%,盘中一度触发熔断,截至收盘其股价上涨超300%,刷新3年多的新高。  海外分析师开始按照被做空的程度寻找“谁是下一个GME(游戏驿站)”。券商D.A.Davidson认为,科技公司J2 Global、CyberAr和SailPoint都很可能是“下一个GME”。前高盛分析师Wiil Meade曾表示,AMC娱乐控股、Clovis Oncology和高斯电子这三只价格低且卖空率超35%的股票或成为散户下一批目标。  已“投降”的香橼声称,要向美国证监会等投诉。而WallStreetBets论坛用户却写了一篇公开信,控诉跟他们对赌的对冲基金精英们操纵市场。  当地时间1月28日,前Facebook高管、现投资大佬Chamath Palihapitiya接受媒体采访称,游戏驿站股价 “令人难以置信的”表现,是散户投资者战胜对冲基金中的又一例证。在他看来,270万的华尔街“赌客”对市场的重要性不亚于任何对冲基金,散户投资者也比对冲基金经理更有勇气;而传统对冲基金声称依靠“市场中性”原则,也存在“肮脏的小秘密”。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Chamath Palihapitiya近期在一条推文中说,他以115美元的执行价买入了价值12.5万美元的游戏驿站看涨期权,押注该股将走高。  美国监管层已经开始关注这一事件。当地时间1月27日,美国白宫新闻发言人Psaki称,美国财长耶伦和拜登的经济团队正在密切关注游戏驿站和其他股票遭大量做空公司的情况;GME不寻常交易“很好地提醒了我们,并不是衡量我们经济健康状况的唯一标准”。  纳斯达克交易所公司CEO Adena Friedman当天也表示,会监控社交媒体上的言论,如果发现言论与股票的异常表现相关,就会暂停股票交易。“如果我们确实认为存在股票操纵行为,我们将与美国金融业监管局和美国证交会展开调查”。  值得一提的是,美东时间1月27日, WallStreetBets服务器一度遭到通信平台Discord,转为私人服务,必须获得邀请才能访问该社区。Discord发言人指出,此次删除是因为该论坛含有仇恨和歧视性内容,并未与游戏驿站最近的飙升相关。但十几分钟之后,WallStreetBet恢复正常,散户们欢呼雀跃,发言更为踊跃。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截至北京时间2021年1月28日19时许,做空机构继续败退,在美国散户疯狂抱团下,游戏驿站盘前大涨超40%。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千亿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