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游戏Molly美食派对系列的公仔月销量仅有4907件

2021-02-13 20:19:00
dcadmin
原创
11

依据公开信息,泡泡玛特开盘一度暴涨超100%,市值一度超1100亿港元,收盘价为69港元/股,市值达953亿港元。 泡泡玛特成立于2010年11月,是中国潮玩文化开拓者和潮玩行业领先企业。截至2019年,公司所占市场份额为8.5%,位居中国潮玩零售市场第一名,目前规模最大的潮流玩具公司。  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以2019年的零售价值(市场份额为8.5%)及2017年至2019年的收益增长计,泡泡玛特是中国最大且增长最快的潮流玩具公司。 去年天猫发布的《95后玩家剁手力排行榜单》中,盲盒已经成为95后玩家烧钱最快最多的爱好,有近20万消费者花费超过2万元,有硬核玩家一年豪掷百万。  作为中国潮流玩具文化,尤其是盲盒的先驱,泡泡玛特拥有强大的IP创作及运营能力以及全渠道销售及经销网络和粘性极高的粉丝群,2019年泡泡玛特注册会员的整体复购率为58%。  据招股书显示,泡泡玛特2017年-2019年营业收入实现爆发式增长,从2017年的1.58亿元上升到2019年的16.83亿元,复合增长率达到226.3%。其中,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达227.2%。  伴随着公司业务扩张及自主开发产品收益的大幅增长,公司净利润也实现飞速增长。公司2017年-2019年净利润复合增长率为1595.6%,2019年实现净利润4.51亿元,同比增长353.8%。  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8.17亿元,同比增长50.5%;净利润为1.41亿元,同比增长24.4%。营收利润增长主要系公司业务持续扩张。  值得注意的是,泡泡玛特2020年中期实现毛利5.33亿,毛利率高达65.2%,公司自有IP毛利率高达73.4%,独家IP毛利率70.3%,非独家IP毛利率67.9%。  超高的增长率和毛利率让泡泡玛特备受资本青睐,至今为止一共完成了8轮融资,投资方有启赋资本、华强资本、黑蚁资本、金慧丰投资、正心谷创新资本和华兴新经济基金等。  12月1日,泡泡玛特宣布正式开启公开招股,认购极为火爆,散户超额认购356倍,机构投资者超额认购43倍。根据其公布的申购结果,共有约48万散户参与了此次IPO,申购总量达58.1亿股,为原计划发行股数的356.74倍。  出生于1987年的创始人王宁及妻子杨涛持有泡泡玛特近49.8%的股权,上市后这对夫妇身价接近500亿港元。 这个85后和他创办的泡泡玛特,能迎来今天的“华丽转身”,缔造出一个庞大的盲盒帝国,让千万年轻人心甘情愿为之买单,千亿游戏不可谓不让人惊叹。  “我们开创了一个品类、一个行业,打造了一个关于潮流玩具的生态体系,让一代年轻人了解到什么是潮玩,并在这个时代留下了关于潮流玩具的文化印迹。 纵观潮流玩具的发展历史和泡泡玛特自身的成长可以发现,泡泡玛特的核心能力并非是创造了molly等一众潮玩IP,而是做到了能让潮玩这种文化成为一种大众娱乐的消费品。  截至2020年6月30日,泡泡玛特运营93个IP,包括12个自有IP、25个独家IP 及56个非独家IP。在招股书中显示,泡泡玛特的自有IP有MOLLY、DIMOO、BOBO&COCO以及YUKI,Molly为人气最高、也最畅销的IP。 潮玩并不是新的行业,盲盒是十几年前就有的老玩法,IP 也有自己的生命周期。在王宁看来,泡泡玛特的创新在于围绕潮玩打造了一个平台。  这种平台在出海时提供技术支持,针对不同地域环境和文化,艺术家们都能共创潮玩。王宁说:“我们签约的艺术家里面,很例是海外艺术家。”  此前,泡泡玛特签约了一位斯洛文尼亚的女性艺术家。王宁说:“中国有成熟的制造业,有大量的工厂,她的作品就可以很快速地把艺术展现出来。”  目前泡泡玛特已建立起来日益完善的销售和经销网络。截至2020年6月30日,泡泡玛特的销售和经销网络主要包括:位于中国33个一二线股吧)商店;此外,还有天猫旗舰店、泡泡抽盒机、葩趣等线上渠道、潮玩展以及批发渠道等。  不久之前,泡泡玛特已经在日本、韩国加拿大等国家设置了自动售卖机器,今年 10 月在韩国首尔开设了第一家直营店,新加坡的直营门店也将开业。 在王宁看来,泡泡玛特走的是一种新型的全球化。这种全球化是指,泡泡玛特将产业上中下游的环节串联起来,形成了一种集结 IP 开发、生产、商业化等全流程能力的基建型平台。  根据盲盒售卖特点,千亿游戏原先高于10CM、售价可以上千的手办被泡泡玛特做成尺寸更小的玩偶,售价更为平民,相当于传统潮玩的“消费降级版”,同时具备了“彩票”的特点。  以泡泡玛特现有的盲盒为例,一整箱里有12个整盒,一整盒里有12个不同款的潮玩手办,一整箱中只有一个款非常稀缺,被称为隐藏款,其他款被称为普通款。千亿游戏抽到盲盒隐藏款的概率是1/144(即0.69%)。 据报道,闲鱼上涨价最迅猛的是一些热门盲盒。第一名要数泡泡玛特的潘神圣诞隐藏款,原价59元,现在在闲鱼已经卖到2350元的高价,狂涨39倍;泡泡玛特的molly胡桃夹子王子隐藏款涨幅也很高,原价59元,闲鱼均价1350元,涨幅22倍。 尽管泡泡玛特副总裁司德明确地公开表示过:“泡泡玛特只做一手交易、不做二手交易。”正面回应了没有官方“炒”高稀有体价格的行为,泡泡玛特旗下的APP、小程序、公众号等也确实如他所说,只有一手,不卖二手。  但是在玩家眼里,客观上,闲鱼、潮玩族、微博超话、换娃群等二手平台的活跃交易,无疑促使一级市场的需求越烧越旺,越抽越上瘾。  如果想集齐全套,必然会出现重复和遗漏,想要在二级市场上去交换,这种需求是天生的。同时二级市场又能促进社交属性、满足感和用户黏性。循环往复,导致二手市场的规模巨大。  90年代,小浣熊干脆面风靡大江南北,有同学甚至愿意在购买整箱方便面后立刻将面饼丢掉,就是为了集齐其中108张的“水浒卡”。而盲盒,只不过是在这些时髦成为过去之后,这一代年轻人的“新宠”。  而且从数据来看,越是“盲”,销量越好。以泡泡玛特主要售卖渠道天猫旗舰店为例,Molly美食派对系列的公仔月销量仅有4907件,但一款“泡泡玛特天猫抽盒机适用59元盲盒手办”的产品月销超过10万+。  根据腾讯科技的报道《代工厂调查:一只盲盒如何从10元炒至千元?》,售价59元的Tokidoki系列,代工厂报价仅13元,可见利润有多高。  相比小浣熊干脆面以及其他盲盒玩法的前辈,泡泡玛特拥有更强的渠道能力、更精细的运营能力、和更广泛的产业链覆盖能力,于是成为了新时代的宠儿。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千亿游戏